12345
北京市人民政府
服务热线12345
首都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媒体聚焦
【观察】北京医耗联动改革10天(上)
  • 发布日期:2019-06-26
  • 来源:健康报新闻频道
  • 浏览量:0
  • 文字变小 恢复文字大小 文字变大

  昨天自6月15日起,北京医耗联动综合改革推向深入,医用耗材取消加成,数千项医疗服务价格20年来首次调整,3700家医疗机构同步改革,此次北京医改可谓亮点频现。几周以来,记者走访多家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发现,北京市深化医改的进程总体平稳有序,患者就诊秩序未受影响,医务人员劳动价值得到更充分体现,北京医改在“深水区”顺利地向前迈进了一步。

  

   

  

  患者就诊总体“无感”

  医耗联动改革启动后的首个工作日,梁先生带着孩子在北京儿童医院看病,“我知道北京的这次改革,取消了耗材加成、调整了服务收费。”梁先生说,“但没有感受到改革带来什么明显的冲击”。在该院门诊一层的静脉取血处,一位家长正抱着一个多月大的患儿等待血液检查,“没有感受到化验项目价格有特别明显的变化。”这位家长说。

  作为一个常年24小时接诊患儿的医院,北京儿童医院的各项工作在此次改革中实现了“无缝”衔接,患者就诊也实现了“无感”体验。改革后,北京儿童医院相关住院收费项目有降有升,例如,耗材类的血氧饱和度探头从242元降为220元,检查类的心脏彩超、颅脑彩超均从250元降为220元;化验类的生化心肌酶检查从234元升为258元,血培养从60元升为80元。“因具体病情不同,不同患儿的费用情况也会有所不同,但总体费用变化比较平稳。”该院新生儿中心主任黑明燕说。

  在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进门的大屏幕上就显示着“2019年医疗服务价格表(检验)”,清晰标注了“项目价格”与“改革前价格”,记者观察发现,大部分检查项目均有小幅降价。定期到社区检查的安阿姨说:“没有感到看病有什么变化,收费差不多,社区的各项提示和服务也更贴心了。”

  在实地走访中,北京儿童医院、北京友谊医院、中关村医院等各医疗机构的诊疗活动均井然有序,“无感”也成了就诊居民对改革的共同体验。值得一提的是,部分预约检查的患者在改革前已缴费,但检查实际发生在改革之后,不少医院为此专门设置了“医改退费”窗口,为因改革而多缴费用的患者退还差价,受到了患者的肯定和好评。

  改革5天后,北京市卫生健康委主任雷海潮表示,此次改革呈现出的初步效果“好于预期”,次均门诊费用和住院费用都有所下降,患者医疗费用整体趋于平衡。雷海潮同时也表示,目前的运行数据尚不稳定,还需要更长时间的观察。

  再次强调医护人员的劳动价值

  医务人员是保障改革平稳运行的主体,他们既要保障医改的顺利推进,还要保证自身日常诊疗工作的有序进行。

  “这次改革并没有给我们的工作带来明显的影响。”黑明燕告诉记者,北京儿童医院新生儿中心的125张床位如往常一样基本保持满床状态,即使在6月15日零点系统切换前后,中心的各项工作也没有感到一点慌乱,“医院已经组织多次针对医务人员的技术培训,对调整规范医疗服务项目所涉及的临床医嘱等,大家早已做到心中有数”。

  北京协和医院信息管理处处长朱卫国介绍,此次改革中医疗服务项目的规范调整,在该院共涉及1万余项临床医嘱的变化。“对信息科来说,这是一场大考,院领导给我们提了一个要求,要尽量减轻一线临床人员的负担”。

  几个月来,在完成信息系统升级的同时,北京协和医院还开展了20多场针对医务人员的培训。朱卫国介绍,该院的员工培训分为三步走。第一步,就政策给医务人员进行解读。“通过培训让医务人员知道取消药品和耗材加成是国家医改方向,减轻患者的负担,尊重医务人员劳动价值。”第二步,培训业务人员如何将各项政策落地,医保办、临床医务科室、护理部等部门要明确自身工作,“很多医疗收费项的变化,与各个科室日常的医嘱项有对应关系,需要业务人员共同参与。”第三步,向医护人员解释本院信息系统更改后,未来如何使用。

  “此次调整后的价格体现,能够引导医务人员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提高医疗质量上。”北京协和医院急诊科主任朱华栋介绍,急诊科作为医院里的平台科室,全院任何医疗服务项目都会得到应用和体现。“此次改革是一次双赢的改革,不仅让老百姓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也让医护人员的劳动价值得到了更好的体现。”

  对此,雷海潮强调,此次改革决定取消医用耗材加成、降低部分检验费用,就是让开药、使用支架和导管等医用耗材不再给医疗机构带来额外利益。废除这样的补偿机制,有利于推动合理使用化验和医用耗材,规范医务人员服务行为,减少浪费,激励医务人员不断提高医疗技术,进一步体现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促进医疗机构由资源消耗规模扩张型向内涵质量效率型发展方式转变。

  逐步实现“腾笼换鸟”的目标 

  

  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医院管理研究室主任黄二丹表示,此次北京医耗联动综合改革是在2009年新医改以来基础上的一次巩固提升。从改革中的“取消耗材加成、降低部分检查检验收费”来看,此次医改是2017年北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后一以贯之的一场改革,是前一阶段医改的继续巩固,“逐步实现改革初期时‘腾笼换鸟’的目标”。

  雷海潮指出,此次北京医改涉及的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多达6000余项。2017年开展医药分开改革时,北京市规范和调整了435项医疗服务价格,但这在所有医疗服务项目中只占了一小部分,大部分医疗服务项目依然在沿用1999年制定的价格水平。

  对此,黄二丹指出,在不同阶段,此次北京医改将产生不同的影响。从短期来看,医疗机构或会感到管理上的压力。6000余项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将给医疗机构的信息收费系统、医保系统,甚至与患者的沟通解释等都带来一定程度的挑战。“但从中长期来看,收入占比中耗材占比、检查化验占比下降,体现劳务价值的收入增加,医疗机构的收支结构将会越来越优化,医疗服务价格信号更加合理。”黄二丹说,医疗机构收入的含金量明显提升,将给医疗机构给带来长期红利。

  “取消耗材加成是一件合理、自然而然、不得不做的事。”黄二丹表示,在全国范围内,各省逐步取消耗材加成也是一件“已经定论、必须要做”的事。黄二丹强调,在进一步改革过程中需要关注细节。例如,医院收入含金量提高,如何让医务人员受益,提高医务人员的劳务性收入,提高医务人员积极性,医院需要配套相应的人事薪酬制度;陆续取消药品和耗材加成后,主要依靠药品、耗材、检查、化验的内科科室,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哪里,行政部门需要给予引导,让内科在新模式下更加健康地发展。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