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长先生的一天

  

  

  

                                            

     

  740,办公室门口 

  清晨的北京,雾霾刚刚散去,阳光下还透着春天的几分凉意。新一天又开始了,站在办公室门口,习惯的敲门动作成了我的“专利”,不是没带钥匙,而是确认女同事们有没有正在更衣。作为绝对的少数,男护士习惯了这样“男士止步”的回避。从泌尿科病房做临床再到护理部当护士长做管理,整整五年的经历,有过困惑,有过尴尬,但每当赢得病人的一个微笑、一句鼓励时,内心中又会激发莫大的动力。

  8,办公室 

  狼吞虎咽地吃完早点,三下五除二套上白大衣,电脑也早已开机。显示屏上贴满了昨天下班前写下的便签条,提醒今天要完成的工作。 作为护理部护士长,我主管的工作主要是保障全院护理质量与安全,从之前工作的泌尿科,再到现在分管质量的16个病房,我每天需要面对的都是问题”,质量问题是关键,病人安全无小事。 

  815,某外科病房 

  有时候是一大早,有时候是夜里,只有护士的工作是24小时陪伴在病人身边的,所以我需要了解各个时段护理工作的运行状态。13床的老爷爷做完手术第三天恢复得不错,很想听听他对护理工作的意见和建议。自报家门后,老爷爷用一个吃惊的表情打量着我,说道:“你,是护士?哦,男护士啊,还是个男护士长!紧接着便向我竖起了大拇指,我报以一个微笑。这样的场景对于男护士而言,并不陌生。不仅仅来自患者,就连一些医生都觉得男护士是新鲜事物 

  护理是一项非常复杂而又具有创造性的工作,由于体力充沛、临危不惧、更加理性等优势,男护士逐渐得到了医院管理者的宠爱及病人的青睐,越来越多的男护士在世俗与偏见中执着的坚守。 

  10点,贵宾厅 

  今天接待来自山东一家医院的护理同仁,作为国家级大医院,每周都会接待来自全国各地乃至国际上的参访团。每每开场白自我介绍,我都会套用自创的打油诗:

  如梦令学道 

  曾经十年苦读 

  胸怀满腔抱负 

  高考很残酷 

  走上护理道路 

  迈步,迈步 

  感召中国男护  

  12点,午餐时间 

  忙忙碌碌一上午,很快就到了午餐的时间,早点两个包子的能量早已消耗殆尽,终于可以吃饭了,这个点儿食堂的饭菜已所剩无几,外卖这会儿又恐怕来不及。凑合几乎成了每天午餐的主题,作为学医的,我们总会头头是道地提醒身边的亲朋好友应该如何在饮食和营养上多注意,却一次又一次的亏待自己。 

  1230分,办公室 电话铃响起 

  内科某病房护士长上报一起病人在病区跌倒的事件,我每次都会像警察破案一样,打破沙锅问到底,让护士长还原病人跌倒的场景:

跌倒是否造成伤害?

    如何及时处理的?

    病人病情如何?

    是行走跌倒还是入厕跌倒?

    地面是否湿滑?

    衣鞋是否合适?

    活动能力如何?

    是否刚服用降压药?

    有无陪护?

    今后采取何种措施避免再次发生类似情况?...... 每天总在和问题打交道,每天也总在为解决问题而思考,不要等着问题发生以后才亡羊补牢”,要在问题没有发生之前未雨绸缪”,规避风险,病人就更加安全了。 

  1510分,会议室 

  新护士座谈会。现在的90后新护士都特别有个性,经常会语出惊人,作为新护士的班主任,和这么一群弟弟妹妹们打交道确实是个不小的难题 邓老师,您什么时候给我们涨钱啊?  邓老师,我们男护士值夜班睡护士值班室吗?

  邓老师,护士长发饮料少了我一瓶!

    17点,教学楼教室 

    进修护士讲课。多年来,我培训过的全国各地的学员数以千计,每一次进步都源自学员的肯定与鼓励。 一位来自河南的老护士长一次听完课后握着我的手:小邓老师,我们这一代人老了,你们有男性特有的思维,行业需要你们,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希望你能坚持走下去!  每每想起这位老护士长的话,我总觉得有一种责任与担当。 18点,下班 回到办公室,这时候才感觉到疲劳,梳理一天的工作,又在电脑显示屏上贴满了用于提醒明天工作的小便签。选择了护理就是选择了奉献,五加二,白加黑,便签连着便签,一天又一天的继续,累并充实着。

  

  

  

  

主办单位:北京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北京护理学会